跨境电子商务 – 增速最快、潜力最大、影响最广的贸易模式

跨境电子商务(Cross-border Electronic Commerce),是指分属不同关境的交易主体,通过电子商务平台达成交易、进行支付结算,并通过跨境物流送达商品的一种国际商业活动。上海作为首批“国家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试点城市”,跨境电子商务贸易保持高速发展态势,逐渐成为增速最快、潜力最大、影响最广的贸易模式之一。

跨境电子商务-新年新思路

B2C交易额占比逐步提升

根据上海海关统计,上海关区日均进出境的商业快件达10万至12万件、邮件包裹7万至9万件。2013年上海邮政物流跨境快件包裹数近52万件,总重近1500吨,月平均增长20%左右,其中排名前三的入境商品品类分别为奶粉、食品及保健品和箱包,占比分别为46%、28%和13%。

根据eBay内部数据,在跨境出口方面:时尚、电子、家居园艺和汽车配件4类商品位居上海跨境电商零售出口总额前列,细分品类中,服饰鞋帽和配饰、汽车配件、珠宝首饰和手表、工业用品、家居用品的交易量位于前五位;在跨境进口方面:美国、欧盟、日本、东盟、韩国、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是上海主要进口来源。根据上海海关统计,上海关区日均进出境的商业快件达10万至12万件、邮件包裹7万至9万件。2013年上海邮政物流跨境快件包裹数近52万件,总重近1500吨,月平均增长20%左右,其中排名前三的入境商品品类分别为奶粉、食品及保健品和箱包,占比分别为46%、28%和13%。

自上海自贸区挂牌后,上海市发改委、海关、检验检疫、外管等部门迅速建立跨境电子商务协调推进机制,在全市范围内初步形成了跨境电子商务一般进出监管流程和服务程序,上海电子商务发展进入了新阶段。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3年度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数据监测报告》以及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上海电子商务制造业、钢铁、有色金属、化工、汽车等大宗商品B2B交易额占比在80%左右,B2C、C2C网络购物模式占据比例逐步提升。根据上海市统计局、上海市商务委员会数据,预测2014年里B2C、C2C占比为24.7%。

跨境电子商务方面,上海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试点工作定位为“综合试点”,基于上海外贸结构中一般贸易好于加工贸易、进口好于出口、保税区域进出口额全国领先的显著特点,上海研究提出了涵盖直购进口模式、一般出口模式和网购保税进口模式 三种B2C业务模式的跨境贸易电子商务综合试点方案:

(1)网上直购进口模式(B2C零售进口):最具代表性和上海特色,基于上海口岸,面向国内消费者提供全球网络直购通道和行邮税网上支付手段,打造一条从境外直接购买价廉物美商品的阳光通道。

(2)一般出口模式(B2C零售出口):以中小贸易商为主体,依托上海口岸监管部门实行无纸化通关和分类通关政策,通过快件、邮件的运输方式,按照“清单核放+汇总申报”的方式实现跨境电商企业低成本通关、结汇、退税。

(3)网购保税模式(B2B2C保税进口):依托上海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政策优势,在货物(如奶粉、平板电脑、保健品等)一线进境时上海海关按照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相关规定办理货物入区通关手续,二线出区时海关按照收货人需求和有关政策办理通关手续分批出区,征缴行邮税。

与上海跨境电子商务试点业务模式相对应,跨境通平台主要形成了直邮中国模式和自贸专区模式,采用直邮模式的境外商户必须在国内设立分支机构或委托第三方机构处理售后服务事宜,采用自贸模式的企业必须入驻自贸区开设账册企业或在自贸区寻找有资质的代理企业。在自贸区模式下,消费者订购的进口食品、化妆品、母婴用品和高档箱包服饰可跨境外汇支付,由入驻跨境通平台的商家电子报关报检,再经海关征收个人行邮税后,快速入境并被物流公司直接送交至消费者手中。

缺乏整体高效的通关方案

完全放开小额进出口,不利于海关控制;对小额进出口管制过严,必然会阻碍跨境电子商务发展,也将出现更多非正规地下交易。跨境电子商务的发展速度取决于海关监管效率和通关环节是否通畅,虽然海关、检验检疫、外汇管理、工商等部门制定了促进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政策,但缺乏整体高效的跨境电子商务通关方案。

通过调研与分析,我们发现:上海之所以跨境电子商务发展不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传统国际贸易思路下发展电子商务,是典型“国际贸易电子化”而不是真正的基于互联网思维的“跨境电子商务”,遵循的是传统的国际贸易惯例而不是电子商务规律,主要聚焦在政策法规、体制机制、发展模式、市场环境、操作等层面还存在一些问题。

跨境电子商务不仅是国际贸易发展的重要趋势,更是全球化背景下对跨境贸易的颠覆和创新,正快速发展成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在此背景下,上海企业对此准备不足。上海不少企业还是典型的“国际贸易电子化”,较多是遵循传统国际贸易惯例或流程而不是基于平台经济的电子商务规律。上海电子商务自2004年起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2013年增长率为35.1%,但是进出口贸易增长率仅为1.1%,电子商务在拉动跨境贸易中贡献极为有限。

同时,电子商务是典型基于互联网平台交易的市场经济,与条块分割的行政管理体制存在明显矛盾。从跨境电子商务主要衡量指标(贸易环境、跨境平台、支付体系、电子通关、跨境物流、信用体系等)来看,上海整体竞争力较弱,缺乏真正激发企业自身活力的有效机制,难以发挥跨境电子商务在市场经济中的决定作用,也没有形成具有竞争力的跨境电商发展模式。

如何在国际规范和海关监管下,尽快打通小额交易便捷性通道,也是是跨境电子商务急需解决的瓶颈问题。网络经济引发的长尾效应导致小额进出口集聚增长,完全放开小额进出口,不利于海关控制;对小额进出口管制过严,必然会阻碍跨境电子商务发展,也将出现更多非正规地下交易。跨境电子商务的发展速度取决于海关监管效率和通关环节是否通畅,虽然海关、检验检疫、外汇管理、工商等部门制定了促进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政策,但缺乏整体高效的跨境电子商务通关方案,致使在平台、通关、物流、信用以及数据安全与隐私保护方面都存在一定的瓶颈:

平台瓶颈,上海本土跨境电商平台企业数量较少,整体规模偏小;跨境电商平台的商家入驻数量少,交易额较少,典型跨境电商平台竞争力较弱。

通关瓶颈,缺乏适应新业务模式的大量、小额、多批次的产品归类、商检资质、报关流程;缺乏整体的有效的跨境进出口通关、结汇、退税方案。

物流瓶颈,跨境国际物流配送费用高,多依靠空运,滞后于跨境电商;跨境物流体系建设不合理,信息化程度不足,多处于半人工状态。

信用瓶颈,跨境交易主体间的信用保障体系缺失,网上侵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等违法犯罪问题不断发生,网络交易纠纷处理难度较大。

数据安全与隐私保护瓶颈,跨境交易数据散失;网络非法攻击的可能性、频率逐渐加大;缺乏完善的数据隐私保护解决方案。

下阶段出口B2C是主要方向

如果说跨境出口电商集散地在杭州、深圳、义乌、广州等实体货源地,那么跨境进口中心就应该落在上海,因为自贸区本身就是推动电商进口的最大利好,需要在自贸区剩下两年多时间内充分创新制度优势,快速形成上海跨境电子商务中心地位,打造跨境贸易交易中心的繁荣,错过这次时机以后很难再有机会。

跨境电子商务已经引起决策层足够的关注和重视,上海发展跨境电子商务重点在于探索深化制度创新、管理创新、金融创新,依托政府公共服务和监管创新,采用各类技术创新手段,加快推进产业各要素聚集。

鉴于上海经济发展水平、贸易便利化程度、城市信息化指数、外贸监管服务能力已经处于比较成熟阶段,应采取“市场主导型”发展模式,发挥市场机制对电子商务发展的均衡调节和促进作用。依托上海将由“四个中心”转向世界级节点城市战略定位的发展机遇,结合自贸试验区的制度优势,上海跨境电子商务发展总体思路可以概括为“加快电子商务出口,扩大电子商务进口,聚焦电子商务产业链,打造亚太跨境电商新经济体”。以跨境贸易转型为突破口提升上海电子商务整体水平。

其中,“加快电子商务出口”是指通过推动电商出口,保持上海跨境电子商务出口稳中有升的局面。当前跨境电子商务发展势头强劲,每年同比增长30%,远高于一般外贸增速。发展出口电商是拉动上海经济转型、迈向世界级城市的重要推手。虽然现阶段跨境电子商务最热门是进口B2C,但下阶段跨境电子商务的主要方向将是出口B2C。

“扩大电子商务进口”则是从拉动内需、降低外汇储备、减少贸易摩擦角度出发,提出扩大进口的目标,如果说跨境出口电商集散地在杭州、深圳、义乌、广州等实体货源地,那么跨境进口中心就应该落在上海,因为自贸区本身就是推动电商进口的最大利好,需要在自贸区剩下两年多时间内充分创新制度优势,快速形成上海跨境电子商务中心地位,打造跨境贸易交易中心的繁荣,错过这次时机以后很难再有机会。

“聚焦电子商务产业链,打造亚太跨境电商新经济体”。面对社会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上海应着力优化电子商务发展环境,从抢占产业高地向互联网新经济转型,围绕打造“上海跨境电商新经济体”的城市氛围,引导和支持企业创新电子商务服务品牌,吸引国内外具有龙头地位的电子商务企业入驻上海,面向全国乃至全球提供国际化、专业化、平台化的跨境电商服务业,提升上海跨境电子商务整体层次和水平,扩大上海跨境电子商务的国际影响力。

政府的职责重在遵循“竞争中立”原则,营造公平有序的营商环境,建设公共服务支撑体系,同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具体可以做这样几件事:

(1)上海要重点引进或培育跨境电子商务龙头企业。形成平台、支付、物流、海关等跨境电子商务服务的产业集聚。充分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促进企业电子商务与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社交网络等信息技术的深度融合,创新交易方式和跨境电子商务服务模式。

(2)全面提升上海在跨境贸易中的支配地位。促进“国际贸易电子化”向“跨境电子商务服务”加速转变,形成以品牌、高效、技术、服务为核心的跨境电子商务竞争新优势,将上海建设成为世界级跨境电子商务交易中心、平台中心、支付中心和服务中心。要积极探索跨境电子商务领域商流和资金流的对接,延伸电商平台的金融服务功能,推进电子商务由商品交易向集商品交易、数据分析和金融服务于一体的现代综合经济活动发展。

(3)做大做强外贸综合服务平台和第三方金融支付平台。通过综合服务平台为中小企业提供单证处理、报关、退税、结汇、保险、融资、物流等“一站式”服务,提高中小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能力。上海尤其要重点建设扶持第三方金融支付平台,第三方支付平台对跨境电商的意义非凡,更有“得支付者得天下”的说法。

已有 0 条评论